【学习强国】重庆綦江:穿行在山乡里的“绿衣信使”

2019-09-30 来源:

 

TIM截图20190930173200

村民在签收邮件。受访者供图


一身绿衣、一个绿挎包、一辆绿色摩托车,在綦江区扶欢镇的山间公路上,不时就有一道绿光划过,远在千里之外的问候与思念,跟随着这道绿光抵达在千万家。


骑行者吴启芬,是扶欢镇邮政所的投递员,2019年是她穿行在大山里的第14个年头。无论严寒酷暑,不管风吹日晒,只要有信件,吴启芬就会踏上行程。


从识字开始


9月27日,清晨的雾气盘绕着插旗村,随着一阵摩托车轰鸣声,吴启芬来到了村便民服务中心。3封信件、2叠报纸、2个包裹,村里的工作人员确认签字后,吴启芬又奔赴下一个村子。


“以前识字不多,这份工作帮我认识了不少字。”2005年,在家务农的吴启芬,看着种庄稼效益不是很高,便萌生了外出务工的想法。


经过朋友介绍,吴启芬来到了场镇邮政所,可小学没毕业的她,一开始就遇到了识字写字的难题。


十多年前,扶欢镇外出打工的人都是通过邮政寄钱回老家,每一次取钱时,吴启芬都需要填写大写的“1-10”。不会写,也不会认,吴启芬只好向同事学习,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,才勉强歪歪扭扭把这十个字写全。

TIM截图20190930173214

吴启芬即将开始一天的投递工作。受访者供图


“那时很多村都没通公路,单位也没配摩托车,交通主要靠走。”吴启芬回忆说,扶欢镇一共有15个行政村,她分成了两条路线,每天要走七八个村,走到中午时,就拿出带的干粮吃。


走了8年山路后,邮政所配了一辆摩托车,车身和披风都是中国邮政的绿色,加之吴启芬一身绿色的服装,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她为“绿衣信使”。


大山深处有牵挂


2005年的一天,吴启芬给小卷村的一位老家人送完挂号信后,转身要走时,老人抓住她的衣服,连忙拿出2万元现金。


“当时我有点心慌,很少见这么多现金。”吴启芬说,担心自己路上会搞丢,或者收到假钱怎么办。


但吴启芬不能拒绝客户的存款需求,于是试着问了句:“老人家,你把这么多钱交给我放心吗?为什么不去邮政银行存呢?”


“你是邮政的工作人员,你穿着邮政的制服,我放心。”老人肯定的话语,让吴启芬义不容辞地接下这笔业务。接过钱后,吴启芬当天就将存款单送回到老人手中,来回步行里程18公里。


“乡亲的一份信任,就是我的一份责任。”后来,吴启芬每当将邮件送到老人家中时,都要和老人拉拉家常,帮忙做些家务活。

TIM截图20190930173556

吴启芬将肥料扛上送去村民家中。受访者供图


令吴启芬记忆最深刻的一次经历,是一位名叫欧长树的老人前来取款,可存款单却是他老伴刘美林的,政策规定需要按手印,必须本人来取。


听说没法取钱,欧长树有点着急。原来,他家住安岗村6组,老伴已瘫痪多年,夫妇俩都90多岁高龄,膝下没有子女,往返一趟十分不容易。


吴启芬想了想,那就上门服务吧。吴启芬载着欧长树,骑行了50多分钟,最后一段路有点陡,吴启芬只有推着车走小路,又走了15分钟才到家。


打这以后,吴启芬每次到安岗村时,都要来欧长树家看看,帮他带点生活用品,做做家务。直到三年后,刘美林去世,欧长树去了敬老院,吴启芬才和他们失去了联系。


见证山乡巨变


14年的时间,扶欢镇的弯弯道道、村村户户,吴启芬记得明明白白。去哪一家应该走什么路,在拿到信件的那一刻,她马上就能规划出线路图。


每天穿行在山乡里,吴启芬发现,眼前的事物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
最开始步行送邮件时,吴启芬对全镇的村落并不是很熟,遇到没去过的地方,随时都能找得到路人问路。


“那时候都是泥巴路,在家的年轻人多,还没出现过问不到路的情况。”吴启芬说,现在公路村村通了,都是老年人居多,房子也由以前的土房子变成了现在的砖墙楼房。


前两年,邮政所又给吴启芬配了一辆小型三轮车。在外打工的子女,通过网购给父母买东西变多了,有时摩托车装不下,就用三轮车。


“以前,她每天要载着几十斤重的邮包翻山越岭,穿越50多公里山路,投递上百份邮件。现在,她的三轮车上又多了大量的国内小包,一天至少都有10个。”吴启芬的同事介绍,每到农耕时节,吴启芬还要将一袋袋沉甸甸的化肥要送到村民家中。


岁月无情催人老。如今,吴启芬样貌也发生着变化,因风吹日晒,皮肤被晒得黝黑,连额头上也开始有了皱纹,可她送信件的脚步依旧未变。“村民们需要我,当我穿过山路将邮件送到村民的手中时,心中就有一种成就感!”吴启芬说。





页面编辑:何   叶

值班编委:彭   巧

总 编 辑: 孙   萍

相关推荐

綦江手机台 綦江台公众号